记忆中的美好 蔚州署门前的爆米花师傅

流金岁月 | 老行当 / 作者:昭旋DIY / 时间:2017-02-09 01:42:00 / 1190℃

偶尔看到街头又出现爆米花的老行当,小时候的记忆又渐渐在脑海中浮现。记得那时候,街头巷尾,到处都能看到爆米花的人。一个炉子、一口葫芦形状的黑锅、满脸炭黑的老大爷手摇风箱吹旺炉火,锅在炉火上不停翻转,十几分钟后,展开布袋,伴随着“嘭”的一声,一锅白花花的米花便出锅了。这时,不少“不听话”的米花便从袋子里跳出来,村里的小孩们“哗啦”一下子扑上去,抢大米花,迅速塞到嘴里,那份醇香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曾经有很多人靠爆米花养家糊口,这几年来,很多原先专门爆米花的人,相继撂下了手中的工具,改做其他工作。用传统方式爆米花的人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1.在蔚州署的门前,几位妈妈带着花花绿绿的孩子们,围着爆米花的师傅,眼巴巴地等待着爆米花出炉呢。


2.这样的爆米花锅,已经20-30年没有见过了,只存在记忆当中。

3.那时带着自己的玉米和白米,交给爆米花的师傅,围看着爆米花锅加热,在打开时怦然爆响,白花花香喷喷的爆米花导出来时,曾经是我们儿时多大的快乐。其实,爆米花从来没有离开我们的生活,特别是珍珠鸟,看电视看电影时都会备一袋边看边吃,但街头的爆米花炉子却不知不觉中,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几十年了!


4.老爸在蔚州署门前看古碑,我和珍珠鸟则饶有兴趣看着爆米花,这些对珍珠鸟而言,很是新鲜刺激。

5.这种爆米花的锅比老式锅安全了,上面装了一个压力表,防止压力过大造成爆锅。我看到锅内压力到达1.7个大气压,师傅说要开锅了,当他将锅盖开锁的这一刻,猛然一声巨响,白烟忽地窜起,让整个广场的人都为之一震。



6.锅内的爆米花被导入到一个胶皮口袋内



7.一股焦香气味扑面而来,周围的孩子拍手叫起来

 

8.其实,师傅爆的不是玉米,而是蚕豆花

 

9.新鲜出炉的爆蚕豆花,很快就被等待在傍边的老主顾们买走了。我与师傅攀谈,他口音特别重,很难懂。我问师傅一天可以挣多少钱,他说每天200元——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

10.我忘了问爆米花师傅的姓名,但我记住了他黑色油烟熏染的面孔,朴实而沧桑.....


→ 肉丁网微信公众号:【肉丁网】 ←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四川泸州油纸伞” 的第七代传承人余万伦 古法制伞一辈子
下一篇:以女为上 不折不扣的传统文化—东北二人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