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30年的残酷震撼照

流金岁月 | 老照片 / 作者:欢欢 / 时间:2018-08-29 08:05:12 / 250℃

1978,在反对新东京国际机场兴建的示威当中,一位示威者被卷入本应掷向警察的汽油弹火焰中。旧成田机场在1966年启用。为了得到土地,政府不得不驱赶土地的拥有者。反对者与政府当局的冲突造成13人死亡,包括5名警察。新机场在1978年5月启用。

2010,18岁的比比.爱莎,来自阿富汗的乌鲁兹甘省,由于难以忍受家庭暴力而逃到娘家。塔利班组织一天来到她家,要求交出比比以接受审判。在塔利班指挥官宣布他的判决结果后,比比的小叔将她按在地上,她的丈夫切下了她的耳朵,还割掉她的鼻子。

1980,乌干达饥饿的孩子和传教士。

1985,哥伦比亚内瓦多·德·鲁伊斯火山爆发,OmairaSanchez(12岁)被困于废墟当中。60小时后她几度失去知觉,最终死于心脏衰竭。

2004,12月26日,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海岸发生9.3级地震,一名妇人为在海啸中死去的亲人痛哭。这次地震引发横跨印度洋的巨大波浪,造成9个亚洲国家严重伤亡,距离较远的索马里和坦桑尼亚也不能幸免。

2001,在Jalozai难民营,脱水死亡的一岁男孩尸体正准备下葬。阿富汗北部的男孩家人因政局动荡和干旱灾害而到巴基斯坦寻求庇护。在男孩家人的同意下,摄影师目睹了男孩在白色裹尸布上按伊斯兰传统被冲洗和包裹的过程。

1983,Kezban

1992,在索马里,一位母亲按当地的风俗习惯用裹尸布将孩子包好后,准备将尸体送入坟墓。严重干旱加上内战造成了索马里可怕的饥荒,两年夺走1-2百万人的生命,最为严重的地区每天有200多人死亡。

1994,一个胡图族人正在红十字医院,帮派民兵认为他同情图西人叛军,将他的脸部严重割伤。

1990,家人和邻居悼念死去的ElshaniNashim(27岁),他在反对南斯拉夫政府废除科索沃自治的示威中被杀。

1998,一个妇人在丈夫的葬礼上得到亲戚和朋友的安慰。她的丈夫是科索沃解放军的阿尔巴尼亚族叛军士兵,为塞尔维亚的独立而战。他在前日巡逻时被射杀。

2003,在美军101空降师在纳杰夫附近的基地的一个囚禁战犯集中营里,一名伊拉克人正在安抚他的四岁儿子。男孩见到父亲戴着头罩和手铐,十分害怕。士兵最后将他的塑料手铐除去,让他可以抱住儿子,头罩也往上移,以免档住视线。

2002,男孩抓住父亲的裤子,蹲坐在他父亲即将下葬的墓地旁边,周围是为亚美尼亚地震死难者挖掘坟墓的士兵和村民。

2005,在紧急供给中心,营养不良的AlassaGalisou将手指按在他母亲FatouOusseini的嘴唇上。近期最严重的一次干旱,加上蝗虫灾害摧毁上一年的作物收成,造成数百万人食物极度短缺。

2011,在也门萨那冲突期间,被反对也门总统萨利赫统治的示威者用作战地医院的清真寺里,一位蒙面女子抱着受伤的亲人。

2000,墨西哥移民家庭在做乐乐果来帮补家用。他们是数百万被遗弃的美国人之一,由于各种原因他们被政府人口调查所忽略,因此他们不在人口记录当中。

1976,巴勒斯坦难民在隔离检疫区。

1997,一位妇女在Zmirli医院外面大哭,Bentalha大屠杀发生后大量死伤者被送到这家医院。

1993,孩子们举起玩具枪以示挑衅。始于1987年11月的巴勒斯坦起义令更多阿拉伯人下定决心与入侵者战斗到底。3月以色列封锁了加沙边境,造成了失业率大幅上升。超过80万人集结在有以色列人巡逻、8公里长的狭窄地带,流血事件火速上演。

1979,一位柬埔寨妇女抱着孩子,在难民营等待发放食物。

1991,当美国中士KenKozaklewicz(23岁)知道旁边袋子里装着好友AndyAlaniz的尸体时不禁失声痛哭。“友军炮火”夺去了Alaniz的生命,也令Kozakiewicz受伤。在波斯湾战争最后一天,他们由Mash机组的直升机协助撤退。

1996,图中是奎托的地雷受害者,这个小镇的许多人在内战期间被杀或受创伤。

1987,在警察局,一位母亲倚靠在防暴警察的盾牌上。她的儿子是被捕示威者之一,他们试图证实12月15日政府候选人胜出的总统选举造假。

1988,BorisAbgarzian为在亚美尼亚地震中遇难的17岁儿子悲痛欲绝。

1986,KenMeeks(42岁)的皮肤布满由艾滋病引起的卡波济斯肉瘤产生病变造成的痕迹。

1981,士兵占领西班牙国会,陆军中校AntonioTejeroMolina命令所有人坐下、保持安静。三百名国会议员和内阁成员开会投票选出Suarez之后的新总理。经过18小时在第二天的早上他们才被释放,军事政变失败。

1977,警察用催泪瓦斯驱散一群住在Modderdam寮屋的居民,他们抗议南非开普敦郊外的房子被毁坏。

1999,阿尔巴尼亚族难民营的存在是为了逃避科索沃暴力冲突,图中的男人就是在这个难民营的最大聚居中心之一的街道上。

2006,年轻的黎巴嫩人在贝鲁特附近被炸的HaretHreik街道上驾车而过。

2007,美国503步兵团二营二分队的士兵在阿富汗雷斯特雷波的掩体堤坝上休息。

2009,6月24日伊朗妇女在屋顶上高声抗议有争议的伊朗总统大选结果。

1995,在车臣独立战士与俄罗斯军战斗期间,一辆巴士驶向格罗兹尼。1994年12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派兵到叛军的省份,引发内战,一直持续数月。当车臣战士逃到首都格罗兹尼时,战争已经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物损失。俄罗斯军队从南到北追寻他们,最终来到这个小镇。


→ 肉丁网微信公众号:【肉丁网】 ←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越战时的恐怖陷阱:专对付美军
下一篇:世界最丑女人旧照:死后仍被丈夫四处展览
相关专辑:清朝抗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