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剑符咒走江湖—驱邪有道的江湖法事

流金岁月 | 老行当 / 作者:豆腐干 / 时间:2015-07-15 23:26:32 / 3186℃
人类历史上,每个民族在文化发展的过程中,都会产生诸多鬼怪妖精的神话传奇。这些人类自己创造出的鬼怪妖精,在传说中它们都有着不小的神通且总是作祟人间,人们担忧自己被它们骚扰、威胁,于是又创造出一系列驱避它们的方法,这也就是驱邪术,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掌握这些神奇法术最多的人,传说是道士。
图为白云观的道幡。白云观是中国北方道教中心,这里常常举行有祈福避邪的法事,而道幡是许多法事的重要组成,在进行法事前常会有扬幡仪式,有净坛和庄严道场的作用,不同作用的道幡上画有不同的符文。摄影/朱子浩
镜剑符咒走江湖

1731年,紫禁城养心殿前筑起了一个道坛,道士娄近垣手持宝剑,口中念念有词,在道坛上踏起罡步,他在主持一场礼斗驱邪的法事。随着仪式的进行,紫禁城的主人雍正帝渐渐舒展了眉头。据《雍正起居注》记载,前几日,雍正因言语不快,斩了一位北京白云观的道士贾士芳,事后雍正感到贾道士阴魂缠着自己,总是“龙体欠安”,无奈之下,他又延请了江西龙虎山的道士来为自己驱邪,。当最后一碗符水饮下,雍正感到身体恢复了活力,大喜之下,他直接加封娄近垣为四品提点。这场驱邪法事给娄近垣带来了官运,给雍正带来了安心。

在这场拜斗驱邪法事中娄近垣用了多种法器,其中最重要的是三件法宝:剑、镜、符,这三者在道教的宗教活动中扮演不同的角色。

要驱邪,先要识邪。传说中的鬼怪妖邪会幻化出人的模样,混迹于人群中不被发现,而照妖镜是识别它们的第一法宝。行走江湖的道士一般都会背着一面镜子在身后,以此辨识隐藏自己真实面貌的鬼怪们。

上古的镜,就是大盆的意思,它的名字叫鉴。《说文》中说:“鉴可取水于明月,因见其可以照行,故用以为镜。”盆加水就是镜,所以才有名士号“水镜先生”。

对于古人来说,镜子对光的反射现象非常有趣,他们认为镜子具有明辨万物、释放光明的能力,而道士的照妖镜通常是在铜镜上面镶嵌了各式各样的道教神仙的花纹和咒语,这样的镜子就更有了神力,所照之处,妖怪无所遁形。

名道葛洪的《抱朴子》中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在一个客栈中,天天都有闹鬼的事情发生,渐渐无人问津,后来有一位叫做伯夷的道士路过住宿,到了晚上,听到外面一大群男男女女一起嬉笑打闹,便用镜照之,发现竟是一群狗,于是便赶走了它们,客栈恢复了宁静。看来妖怪们被认出真身后也就不可怕了,所以识别妖怪的照妖镜就显得十分重要,而中国民间受此影响,也慢慢产生了放置镜子避邪的传统。

道教的法器常设于道教的庙堂之上。上图为江西龙虎山的一座道观,殿中陈设有正一派常用的法器七星旗和引魂幡,道教文化中,七星旗可以召请神将,引魂幡可以招引鬼魂,为鬼魂指路。摄影/吴若峰

有些强大的妖怪,被识破真身后可能还不束手就擒,这时候就要请出道长们的第一神器——法剑。

在道教的各种斋醮科仪中,法剑必不可少。驱邪祈福之时,道长们需执法剑、念法咒,然后方能威慑邪祟,所以若论驱邪第一神兵,当属法剑,无论是风流倜傥的吕洞宾,还是黑面虬髯的钟正南,传说中的道家神仙身边往往都少不了一把法剑。

宋代道藏《云笈七笺》就提到了一个仗剑除妖的仙道,传说在西晋之时,鄱阳湖周边有许多蛟龙作祟,使得鄱阳湖水患不断,道士许逊发誓不灭蛟不成道,擒贼先擒王,他先斩蛟龙王于三尺法剑下,其他蛟龙闻风丧胆,慌张之处到处询问避祸秘籍,许逊的一个徒弟开玩笑曰:“冬瓜,葫芦可以幸免。”蛟龙们松了口气,召集同伙,翌日便纷纷化成冬瓜和葫芦漂浮在江面上,准备逃离。许逊觉得江面上妖气弥漫,漂满了冬瓜葫芦,知道是蛟精所变,于是念咒将他们除去,从此,鄱阳湖蛟害绝迹。许逊的徒弟则吹嘘说“吾师神剑,指天天裂,指地地坼,指星辰则失度,指江河则逆流,万邪不敢当,神圣之宝也。”不知道他是真相信还是吹吹牛而已,但一把小小的剑,何以成为斩妖驱魔、甚至呼风唤雨的利器?

在上古时期,频繁的战争使胜出的幸运者认为,自己的武器受到了神力的庇佑,具有超越武器自身的力量。而至少从西周时期开始,剑就是战争中的最重要的武器,也就成了最具神力的武器。随着战争技术的发展,剑渐渐的退出了战场,但是它的神性却增加了:汉高祖刘邦提剑斩白蛇起义,这把斩蛇的剑,是上天给予庇佑的证物,成了汉代国家权力的象征。而道教的一些派别也有样学样,将法剑作为掌门信物代代相传。

后来的历朝统治者也都喜欢弄一些象征神圣与权力的剑,巧的是,在剑退出战场之后,铸剑技术被中国最早的化学家、物理学家、炼金术师——道士给发展了,拥有“专利”技术的道长们,铸出了一把把绝世的法剑呈给帝王,如司马承祯就曾献给唐玄宗竟震剑,这把剑剑身阴阳各一,刻有北斗七星和五岳四渎的象征符号,精致无比,收到剑的唐玄宗兴奋地作诗答谢,表示佩戴这把神剑有“永德保龄长”的功效。道士们铸造着令人惊叹的宝剑,而帝王又神化了这些贡品,于是,剑就成了全国人心中的第一神器,小小的妖魔,何足道哉?

如果说剑是道士驱邪的“刚性宝物”,那符咒则是道教最常见的“柔性法宝”。据《山海经》记载,黄帝是最早使用咒语的人(神)。“符咒”二字大有讲究,“符”字从竹,本意为“符节”,一种书有文字凭信之物,在古代作为出入关的凭证,到了秦汉时期,受到天人感应思想的影响,道教认为赋予特定含义和神力的符文,是可以用来跟天界打交道的;而语言自诞生起,就被认为有非常的力量,在《圣经》中,这种力量甚至让上帝惊恐,早年的巫师在施展巫术的时候,口中念诵的语言就是“咒”。从这个意义上讲,符咒是基于语言和文字的驱邪武器,只不过在形式上专业神秘一点罢了。

宋人洪迈的《夷坚志》中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叫袁昶的人,领兵驻守在某个荒地,他的一个部下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嚎叫不已,整夜不停,闹得鸡犬不宁,大家都难以入睡,别人好奇是怎么回事,他说他在梦中每天被人揪住头发,用鞭子打,见此,袁昶提笔写下了几个字,贴在房间柱子上,一夜竟平安无事,从此“妖祟绝迹”,众人安卧。袁昶写下的就是一个祛妖咒语。

符咒在祛妖界以“广,准,稳”著称。道符笔画屈曲多变,其中还常有各种象形符号,似字非字,这是因为符文乃是道士对甲骨文、金文等古字体天马行空的改造而成,符的样式多种多样,功能齐全,咒语内容更是包罗万象,覆盖所有魑魅魍魉,甚至人们相信,一些对人类有威胁的生物,符咒也能有效,如当人遭遇到蛇的危害,道士就会念专门治蛇的咒语:“天蛇蛇,地蛇蛇,腾青地扁乌梢蛇,三十六蛇,七十二蛇,蛇出蛇进,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然后蛇就得逃遁此地。

唐代文豪韩愈在“一封朝奏九重天”后被贬到了潮州,这里有一条“恶江”,常有鳄鱼危害民众,百姓求新刺史为他们做主驱鳄,于是韩愈亲往恶江,向江内投掷一猪一羊,然后念诵《鳄鱼文》要求鳄鱼离开,否则人们将“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祝祷完毕,恶江带着鳄鱼西移了六十里,从此潮州就没了鳄鱼之患。念诵《鳄鱼文》也是文字和语言的力量,这么算来,韩愈也是用道教符咒之法来驱赶鳄鱼的。

身边的法宝

除了镜剑符这样的专业法宝外,为了“方便群众”,道家仙长们还提供了一系列在身边就可获得的法宝。

桃木,可以说是道家常见法宝中历史最悠久的明星产品,他具有适用范围广、操作简单等优势,桃木符、桃木制品甚至桃枝都是有效的驱邪神器,老一辈人都知道这个法宝,平日在家中都会非常虔诚的放上桃木制品来保平安。

要对付邪祟,一把法剑是必不可少的。上图是江西龙虎山,道长右手持桃木法剑,左手拿净水盅,正在主持一场驱邪的仪式。摄影/吴若峰
上图是道教法器“照妖镜”,镜子背面会雕刻有各种道教符文,以赋予这面镜子驱邪照妖的“神力”,制作者唯恐凡人不识宝,在镜柄上还书有“开光宝镜”四字。随着科技的发展,照妖镜也与时俱进用上了水银镜面,大概用来照妖会更加清晰吧。摄影/朱子浩

东汉应劭《风俗通义·祀典》中记载了春节时的一种习俗:“饰桃人,垂苇茭,画虎于门”。这桃木、苇茭和老虎,是《山海经》中记载的神荼和郁垒二神的制鬼“三神器”。神郁二神专职看管鬼门,一旦有小鬼逃出祸害人间,便将其捉住,用桃木鞭打致死,用苇茭将鬼怪捆住,投食与神虎之口。而作为能打死鬼的桃木,对鬼怪的威慑力自然最高,故后来人们就把桃木看做避邪之物。

传说中,桃木避邪的历史甚至比《山海经》还久远,传说中追日的大神夸父,临死前将手中拄杖抛出,化成了一片桃林,从此英雄的光环将桃木带上了避邪的神坛。而桃本身自己也很争气,一是桃树有极强的生命力,枝繁叶茂,实多味美;二桃木为五行之精,性味辛,焚烧或佩饰可以化腥;三是传说中神力无比,连鬼中之鬼羿都被杖杀,其他鬼就更不用说了;四是“桃”者谐音为“逃”,鬼看到便逃。

说了桃木就不得不提到门神,它们可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避邪好搭档。

门是人们进出的通道,是与外界联系的据点,在远古人们的想法里,很多灾难都与鬼有关,不但风雨雷电都是鬼所为,虫蛇猛兽闯进家门也算在鬼头上,所以把好第一关、保证门挡住鬼是非常重要的。

怎么挡鬼呢?古人将神话中的大神请了下来,将神郁二仙刻画到它们的武器——桃木上,放在门口,这就是最早的门神。后来人们又将其画到了纸上,这就是年画的原型了。

面貌凶恶的神郁二神成了“鬼见愁”,于是人们根据这一特点,又开发出了一系列其他的凶恶门神,唐代,抓鬼又吃鬼的钟馗就出道当了门神,但文人凶恶毕竟不足,于是将军武士的优势被人们发掘,秦琼、尉迟恭、关羽、张飞,总之高武力值的武将就都成了桃木和年画上的常客。

神郁二神的武器桃木,是驱鬼第一植物,那他们的宠物老虎,肯定就是驱鬼的第一动物,可惜老虎人养不起也不敢养,驱鬼还得用身边的东西,最常见的鸡,遂成了驱鬼首选。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认为,鸡是黑暗和鬼魅的克星。因为鬼魅怕太阳,鬼故事几乎都发生在夜间,而“雄鸡一唱天下白”,古人将鸡鸣与日出看做是一种因果关系,因此奠定了鸡为避邪神物的基础。

左图是浙江地区的门神年画,从神荼郁垒到尉迟秦琼,从桃木到纸质,门神随着时代而变,但保护家宅平安的功能从未改变(供图/fotoe)。大图是湖北恩施的一场超度仪式现场,黄衣道长修为最高,被称作“高功”,是整场仪式的核心和指导,黑衣道士手持花吊,脚踏阴阳双鱼步,他们深信在这场仪式后,亡者才可顺利达到极乐世界。 摄影/袁立钧

鸡在十二干支中属酉,酉在阴阳五行中为阳,故古人将鸡与阳紧密联系在了一起。鸡血因为作为鸡的附属,且其颜色鲜红,好像骄阳似火,这足以让邪祟闻风丧胆。道教经典《春秋运斗枢》称:“玉衡星散为鸡。”北斗七星之一下凡变成了鸡,于是道教承认了这种家禽所具备的超强的驱邪能力,而它的血更是镇恶驱妖的神奇法宝。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幕:道士在避邪时常常在用鸡血念符画咒后,将鸡毛粘在符咒上,加强驱邪的法力。

在一些地方的传统习俗中,新娘上轿之前,杀鸡滴血绕轿一周,称为“封轿”,下轿之前,又如法滴血绕轿一周,称为“开轿”,以此来保证新娘子不被路上的鬼怪觊觎。在一些地区,人们还将鸡毛插入扫帚之中,认为可将鬼扫地出门,所以一个人的时候害怕么?拿鸡毛掸就可以自卫啦!

桃木、公鸡毕竟都是有价的财产,拿来驱鬼还是有些浪费,还有一样完全不要成本的驱邪法宝——柴灰。

在战国时代,灶神就被列为“五祀”之一,灶中的神灵是和天地社稷大神一样神通的,在后来的道教神仙体系中,灶神虽然地位不高,但毕竟是与人最为亲近的神灵,看家护院的责任还是有的,所以灶中产生的灰烬也是有一些仙气,拿来避一下邪还是可以的。

民间有“灶灰眯鬼眼”的说法,考其原因,这是人们想象沾有灶王爷法力的灰尘,可以阻挡恶灵的侵犯。在中国北方一些农村地区,人们会不时的往院子的角落里撒上灶灰,让灶王爷时时刻刻保卫整个院落。一些少数民族也吸收了道教这一驱鬼法门,彝族里的巫师在为病人驱走身上恶鬼时,就让病者头顶一个竹簸箕坐在门口,打鼓念经,巫师大声疾呼:“把害人的鬼捉住,快捉住他!”然后立即蹿出一人,将一盆灰倒在病人头上,将恶鬼困于灰烬之下。

不过,灶灰在农业时代常见,但当代许多家庭都用上了天然气,这灶灰就变成了水和二氧化碳了,不知这些东西是否也有灶王爷的仙气呢?如果有的话,那这鬼怪就更无可遁形了吧!

生活中常见的糯米也是历史悠久的驱邪神器。据《西京杂记》记载,西汉时期人们以吃糯米糕来驱除妖邪。上图的道教法事中,黑衣道士在念诵咒语的同时撒出糯米,表达的是驱除可能会前来骚扰的孤魂野鬼。摄影/袁立钧
掌握窍门技法无穷

捉鬼以技,不如捉鬼以计。驱邪的技法其实都是人创造的,如果掌握了创造这些法宝和方式的窍门,那可以用来驱邪的方式也就无穷尽了,那古人和道士们是如何创造这些驱邪术的呢?

说来,创造驱邪术最简单也是最实用的窍门,是换位思考的“攻心计”。古人认为,人怕的东西,鬼也会害怕的,将人害怕的东西放大、变形、夸张甚至直接使用,鬼看到了也会逃之夭夭。利用这种“攻心计”的策略,古人创造了一系列有趣的驱邪“法门”。

宋代沈括《梦溪笔谈》中记载了当时陕西的一种风俗:陕西人在做驱鬼法事的时候,往往会在门前挂一只螃蟹,而百姓平日为了保平安,也会在门口挂螃蟹。原来宋代陕西人很少见过螃蟹,看到螃蟹张牙舞爪的样子,陕西人多有畏惧,于是陕西人认为陕西鬼也怕螃蟹,于是家家户户就请“螃蟹大神”来驱邪。据沈括说,此法还甚是灵验。

螃蟹驱邪具有一定的地域限制,如果放到江南,想来是吓不住什么鬼的,甚至还可能会吸引到几个“馋鬼”。

不过也有普适性的法宝——人烦鬼怕的唾液。

古人认为唾液具有毒性,《论衡》中提到,唾液之毒来源于太阳,故而说:“夫毒,阳气也。”鬼为阴,唾液为阳,阳制阴,阴惧阳,所以人不喜欢碰到别人的唾液,以防“中毒”,但鬼对唾液就不止是烦,而是畏惧了。晋代的捉鬼第一人宋定伯,就是用唾液对付鬼的。宋定伯用唾液将可能作祟的鬼变成了羊,并把它捉到了市场上出售得利,这大概是史上唾液第一次发挥“神力”。

右页图为道教法器雷令。人们相信,令人惊惧的雷霆也是邪祟的克星,故在许多道教仪式中,都会使用雷令、施展雷法来召唤雷公前来驱邪;道教崇拜星辰,故雷令侧面书写有二十八星宿,以增该令的神力。摄影/吴若峰

南宋法医著作《洗冤录》中有这样一段话:“魇死,不得用灯火照,不得近前急唤,多杀人。但痛咬其足根及足拇指畔及唾其面必活。”民间所谓“九魔一魇”,具有强大杀伤力的“魇”如果附到人身上,也只要用唾沫吓一下就跑了,可见唾液对邪祟杀伤力之强。

甚至一些鬼怕的东西,不但人会用,“神”也会用,民间传说“人死为鬼,鬼死为聻(jian)”,人怕鬼,鬼自然怕聻。于是为了驱鬼,唐朝开始,百姓就喜欢在家门头上写上一个“聻”字,希望见到此字的鬼怪都能望风而逃,以保一家平安,此法想来灵验,道教就将这个字吸收到自己的文化体系中,成了道教大神紫微大帝的专用法宝,又被称作“紫微讳”,俨然成了道教正统神咒。看来,人民的智慧才是无穷的,即便是大神也是要用凡人想出的“攻心计”才能驱鬼的,实际上,正是因为生于民间、长于乡里的道教,有向人民学习的觉悟和条件,才使得道教的神仙成了民间驱邪的首选帮手。



→ 肉丁网微信公众号:【肉丁网】 ←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剃头,修面,掏耳朵—渐行渐远的老行当:剃头担
下一篇:在记忆中褪色的老行当—剃头匠
相关阅读